翻页   夜间
笔趣阁 > 扶明录 > 第1513章 矮子里拔将军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趣阁] https://www.bodekang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夜深,漫天雪花飞舞,别院里的尸体已被拖走,地上血迹也被冲洗干净,大堂上三法司的官员已开审,王承胤面若死灰如丧考妣瘫坐地上,身旁还有几个部署脸色也好看不到那而去,史可法和朱之冯旁听,时而蹙眉时而叹息。

  常宇并不在场。

  他用了数月时间搜集罪证,只为今日名正言顺的杀了王承胤,贪污受贿这些并不足以让王承胤死,但他早就授意锦衣卫搜集证据的时偏重王承胤和那些奸商的关系,目的就是让他往通敌卖国的罪名上无限靠近。

  可偏巧,途中又遇袭,而王承胤竟自己承认和蒙古人有过接触,这下好了,自己望火坑里跳。

  各种罪证确凿,就待三法司的审理,而这些官员于公于私都不会轻饶王承胤的,所以常宇留下的来旁听没什么意义,结果不会出乎自己意料的。

  洗漱之后常宇难以入眠,推开窗户冷风裹着雪花吹了进来,朱慈烺帮他沏了茶端到跟前,何不直接杀了他痛快,父皇赐你那尚方剑不用岂不可惜!

  他知道常宇为什么要杀王承胤,他知道那个梦,他比常用语更恨不得王承胤死!

  不能图一时痛快落的一世骂名,既要杀他便要他死的明明白白,常宇苦笑叹息,再说皇上所赐尚方剑震慑大于实际,殿下不防想一下若干年后你登基大宝赐某臣尚方剑,真希望他毫无顾忌大杀四方么,人虽是他杀的,但骂名是谁的?

  朱慈烺点点头,苦笑道,为何你虽年少却这般老练,到底是从哪儿学来的,你说句实话是不是梦里那神仙教你的。常宇笑了笑,轻轻摇头,吾亦不知,初入宫时只是个傻愣小子,但自那白胡子神仙托梦之后,好像开窍了。

  这是你的缘分,亦是我大明幸事,朱慈烺长叹一声走到常宇跟前并肩而立望着窗外ꓹ宣府镇这下动静应该不小,你可千万捂住了。

  何止动静不小ꓹ常宇冷笑ꓹ是塌方!

  常宇说的没错,宣府官场塌方式的腐败ꓹ锦衣卫和东厂暗查数月,上自总兵王承胤,副总兵黄忠良ꓹ以及北路独石马营参将ꓹ东路杯来永宁参将,上西路万全右卫参将ꓹ南路顺圣蔚广参将,中路葛峪堡参将,下四路柴沟堡参将,南山参将ꓹ等七路分守参将无一幸免ꓹ更不论下边中低层的军官了。

  甚至连巡抚的朱之冯的黑料都有ꓹ但常宇并不打算动他,毕竟是那个世界自杀殉国的忠诚,瑕不掩瑜。

  在常宇来之前ꓹ先遣两部兵马将总兵王承胤及他在宣府镇的一众手下控制住,其他人并未打草惊蛇,却也早已被盯上,只待一声令下立刻拿人。

  而在三法司在总兵府里审王承胤的时,数股人马已冒风雪连夜奔赴各处拿人,而屠元更是率黑虎营亲自出马前往永宁捉拿副总兵黄忠良。

  宣府设总兵及副总兵各一,副总兵原本也是驻防宣府,嘉靖二十八年移驻永宁卫城今延庆东十余里外,虽属延庆州所辖,却建城早于延庆的,一个边关重镇,皇帝亲兵的永宁卫便是由此而来

  一下子将总兵府副总兵以及麾下分守七路的参将都抓了,这方塌的有些严重啊,实乃大地震!

  外间传来敲门声,坤兴披着棉袍走了进来,瞧见站在窗前的两人,也不怕着了风寒……

  夜已深,殿下怎么还不睡,常宇给她倒了杯热水递过去。

  睡不着,心头慌的很,坤兴公主说话时眼神里闪过一丝恐惧,先前常宇去见王承胤时让她回房休息,然他好奇心起非要去跟着去看热闹,结果看到了杀人的场面,这种冲击力对她来说是无以复加的。

  常宇摇摇头,扭头看了一眼朱慈烺,太子今儿倒还好,竟没吐。

  朱慈烺笑了笑了,习惯就好了。

  一夜风雪不止,天亮时地上已是厚厚一层,常宇洗漱后推开门便见到何成新在门口候着请安,见他双眼通红,便知一夜未眠,辛苦何副将了。

  卑职分内之事不敢言辛苦,何成新赶紧躬身道。

  常宇点点头,尚未吃早饭吧,那就一起吃吧。

  何成新激动不已。

  史可法等人尚未起床,据说昨晚案子审到很晚,加上一夜风雪赖会床也正常不好,却正好给了何成新同大太监单独吃早饭的机会,哪知竟还有两个太监一起同桌。

  城里头没什么异样吧,早饭是稀粥加蛋还有些咸菜,很合常宇胃口。

  一切如常。

  军营呢?

  “军心安稳亦在掌握之中”何成新很认真的说道,常宇抬头看了他一眼轻笑道:“本督希望真的在你掌握之中,若出了什么偏差宣府会很麻烦,你也会很麻烦的”。

  何成新听出了言外之意,信誓旦旦拍着胸口保证一定会做好维稳工作。

  常宇让他饭后先歇着会,晌午时候他会和史可法等人去军营安抚军心。

  “你是要提拔何成新当宣府总兵么?”何成新走后朱慈烺蹙眉:“总觉得他资历尚浅不够格”。

  常宇轻笑,走到门口看着外边漫天飞舞的雪花:“这个时候,忠心远比资历重要的多了”。

  “何成新忠心么?”

  “往日不知,但如今正在忠心的路上奔跑”常宇嘿嘿笑着,朱慈烺叹口气:“因为你拿着宣府镇总兵官的职位吊着他,他现在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你表忠心呢,便如杨振威那样”。

  “知道就好”常宇轻笑!随即叹口气:“矮子里边拔将军也是没法子的事,这节骨眼,除了可用他,你说有谁可用,宣府军方塌方式腐败已无可信可用之人,若从外边调来,一时水土难服少不得惹出什么麻烦,此人先将就用着看看再说”。

  “也只好如此了”朱慈烺点头。

  半晌午,三法司的官员终于来向常宇汇报案件的审理:王承胤贪污受贿数额巨大,勾结卖国奸商和蒙古细作,以及在太原大战时蛊惑军心,加上常宇遇袭和其也有瓜葛,更在抓捕侍持械反抗……数罪兵法,判死刑,即刻押往京城下狱,请旨处斩。

  因为在古时官员死刑处斩都是要经过皇帝的审核才能执行。

  除非常宇提前将人杀了,可他觉得根本没必要,堂堂正正的杀了多好,有理有据不留人口实。

  或许会有人疑惑,除了硬栽赃和蒙古人勾结行刺常宇那条罪名外,依王承胤其他的罪名会是死罪么?

  答案是肯定的!

  仅说一条吧。朱元璋曾诏令天下:为惜民命,凡官吏贪赃满六十两者,一律处死,绝不宽待!

  老朱痛恨贪官污吏那是出了名的,他是底层穷苦百姓出身,深知贪官对民生的影响有多大,更知贪官祸国。

  只是到明末这种律法形同摆设,但你若要用,依是有法可依的!

  其实说白了,官员和大将犯罪,杀不杀都在皇帝一念之间,想杀你总是能给你找到黑料罪证,不想杀你,你犯再大过也当没看到。

  王承胤是上了常宇黑名单的,要他死,绝对活不下来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