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笔趣阁 > 舌尖上的求生游戏 > 512.恶意蔓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趣阁] https://www.bodekang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亡者都市的玩家们几乎已经习惯现在乌烟瘴气的城市。

  到处都散布着污浊的黑气,就算隔着很远,都能从那些黑气中感受到浓烈的怨恨和悲伤,这些负面情感就像是令人上瘾的毒药,玩家们虽然知道不能碰,但凡是碰到的没有一个不受到它的影响。

  往日,大家就算有执念,也不会太过于放纵自己的负面情绪,因为这不利于执行任务。而现在,借着这些黑气,大家都像吸嗨了一样,尽情释放着黑暗面。

  他们本就是被放弃的死人,每个人都背负着不同的执念,他们的黑暗面释放后,又形成新的黑气,再反过来影响更多的人。

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亡者都市发生了更多的变化。

  每天的固定时间,一些不属于亡者都市的建筑就会像海市蜃楼那样出现。

  这些海市蜃楼和亡者之都重叠,就像是同时,有另外一座陌生的城市覆盖在亡者都市之上。

  再接下来,海市蜃楼中出现了人的影像。

  街道上车水马龙,行人匆匆。

  看到这一幕的玩家都恍惚了一下,甚至以为他们已经回到了活人的世界。

  汪天逸在不做任务时,就会坐在街边,看着幻想中的人来人往,跟着他们一起逛街,上班,游玩。

  幻象中的人们也完全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。

  汪天逸坐在百味食堂的门口,看着幻象中的游人。

  他们肆无忌惮的品尝着美食,觉得不好吃就会随意丢掉。

  他就坐这的一小会儿,就看到不止十个人把吃了一半的汉堡扔进了垃圾桶。如果是在他生前时,倒不会觉得有什么,但如今,他却觉得这些人罪大恶极。

  他们这些死人能吃到一点咸味就要感激许久,而这些活人不懂得珍惜。

  头顶传来一阵阴影,身边一阵窸窣。

  道长坐在了汪天逸旁边。

  汪天逸斜眼看了看道长的状态,比前两天好很多,甚至又开始装模作样的摇起扇子。不过他周围那些模糊的人影似乎更清晰了。

  那些人影有老人和孩子,看起来和道长的关系很亲密。

  “看看这些人,为了一杯奶茶可以排队一个小时。”汪天逸主动提起了话题。

  “毕竟是活人,只要能享受到,花多少时间都是值得的。”道长慢悠悠地摇着扇子。

  “最开始进来时,一个小时都是宝贵的,每分钟都认真对待。但当倒计时开始多了起来后,反而不那么在意了。”汪天逸说。“人啊,是不是一定要到快失去时,才会珍惜。”

  道长沉默了片刻。

  “有时候人就会对那些已经拥有的东西视而不见。”

  “包括你周围那些乡亲父老?”汪天逸问。

  “不要把话题扯到本道身上。”

  “你还是看不见他们吧?”

  道长点了点头:“当本道使用能力时,一直都是他们帮忙……这应该是本道曾拥有的东西,但却一直都看不到。”

  汪天逸低下头,他们的天赋看着好用,实际上,背后都隐含着怎样惨痛的经历呢?

  “唐元还没回来?这都已经两周了,本道来这之前又算了一次,发现是大凶。”

  “按照50%奇准无比的概率,我觉得你这次的卦象应该非常不准。”汪天逸嘟哝道。“明明你上次算卦,还是吉。”

  两个人坐在百味食堂门前,地上散落着一根又一根的烟蒂。

  距离百味食堂不远的地方,几个神情恍惚的玩家浑浑噩噩的走过,就像是末世中的丧尸,完全丧失了自主思考的能力,只剩下本能。

  在距离更远的地方,浓烈的黑气弥漫,那里有更多丧失意志的玩家。

  他们绝大多数都是执念不深的低级玩家,经受不住这样大范围的怨气洗礼,顿时就被黑暗面占据,成为了黑气的一部分。

  可以说这城中绝大多数低级玩家都已经向黑气投降。

  还能坚持住的绝大多数都是B级以上的高级玩家。

  不过,即使还拥有自己的意志,也没办法像以前那样心平气和,只要一受到刺激,就会像被点着的炮仗,瞬间爆发。

  “你俩进来吧,还吃不吃面了?不吃我给别人了。”屋内的包租公对着他们俩吼道。

  汪天逸和道长对视一眼,然后同时站起来,拍了拍屁股。

  就算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,百味食堂也和以前一样,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保护住了这个地方,让一切黑气都无法影响到里面的食客。

  不知从何时,从百味食堂中长出了很多粗壮的树枝,那些树枝延伸着,开枝散叶,却逼退了那些令人不适的黑气。

  “进去吧,还好有这么一个地方,不然本道也坚持不住了。”道长走进大厅,此时在这吃饭的玩家有不少,他的余光看到包租公抿着嘴靠在门框上,眼底一片黑色,似乎十分疲惫。

  云空,只是一个低级玩家,在这种困境下却完全没事。

  他身为E级玩家,就算再怎么拼命做任务也不可能赚到能悠闲生活的倒计时。而他平时看上去很闲,几乎不做任务。

  再加上之前发生过城战,就算再怎么迟钝的人,也对云空的身份产生了一些怀疑。

  不过大家都默契的没有戳破——既然他自己不说。

  而且那些伸出去的树枝确实保护了相当多的玩家,道长知道包租公是跟他们站在一边。

  汪天逸注意到云空眼中的小树苗似乎长大了一些。

  “狗子,你和唐元关系不错,他离开前有没有说他要去哪啊?”邬彦茜拉着汪天逸问。她的手里拿着一个肉夹馍,一小口一小口优雅地吃着。

  汪天逸摇头。

  天知道,这是他第几次回答。

  云空突然站起来,眼中的懒散一扫而空。

  注意到云空异常的还有季兰兰,刘聪慧,道长和华罗森。

  他们比较熟,隐隐知道了云空的身份,如果云空有状况,那就说明出事了。

  他们打起十二分精神关注着云空。

  云空紧紧地抿着嘴,皱着眉头望着从黑气中走出的两个人影。

  “该来的终于来了。”

  那东西一直隐藏在亡者都市中不露面,云空能做的只有尽量减少那黑气对大家的损害。

  汪天逸就算神经再大条,也注意到周围朋友的异常,他也往外面看。

  黑气中有两个轮廓正在逼近。

  一个男人一个孩子。

  而且从那个孩子身上散发出了非常不详的气息,就算是他们这些死人,也能感到毛骨悚然。

  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